联系我们

下面还有什么看的?结果已经知道了,我的诉不见了,非法把我的诉讼权利给剥夺了,原告的诉根本不摆到法律天平的原告诉称中来。 他们怎么能这样?我来解决纠纷,我的诉却不见,把被告赖账答辩的房

 
企业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龟鳖养殖 > 正文
没见过原告诉称是被告代理词意思的请进……

没见过原告诉称是被告代理词意思的请进……

  下面还有什么看的?结果已经知道了,我的诉不见了,非法把我的诉讼权利给剥夺了,原告的诉根本不摆到法律天平的原告诉称中来。 他们怎么能这样?我来解决纠纷,我的诉却不见,把被告赖账答辩的房屋买卖一案栽赃在我原告头上,判决说我自认购买了被告房屋二楼36号,我无语,我不知说什么是好,这是判决书吗?头当时就大了,一片空白。

  我想说,不知从何说,我想叫,更不行。 不说不叫心里憋着那鼓气出不倒更难受,怎么办?怎么办?  不遇事则罢,遇事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呀!说了就比不说好。

怎么说?就单刀直入吧。 由我来审问他,声音很低,语气却很重。

  我:我怎么成了被告赖账答辩的房屋买卖一案原告了?我好久购买了被告【房屋二楼36号】?有依据吗?  书记员:我没有归纳能力?  我:你没有归纳能力?奇怪,你是书记员,这一份判决书是你写的?  书记员:是我写的。   我:你不识字吗?交易市场与房屋你不认识吗?不识字照抄不行吗?你怎么把被告的房屋买卖答辩归纳在原告头上?  书记员:无语  我:如果加工资评级、评职称,你会说你没有归纳能力吗?  书记员:无语(他已经抖了起来,不但拿着的文件夹在抖,脚也在抖,整个身子也在抖。 我的语调很轻,门边三个男的根本听不见我在说什么,我一直保持着冷静的态度但语气很重,他的胆在哪里了?这时是我在审问他,不是他在审问我,我审得他直抖,看他那熊样,没有法庭上那么威风说风凉话)  我:那么我们到院长那去行不?当着院长的面说你没有归纳能力。   书记员:(无语,做出不愿意去的动作身子挪动了一下。

)  我:你不敢到院长那里去说你没有归纳能力吗?你却敢把被告赖账答辩的房屋买卖归纳在原告头上又为何?你不知道我是对交易市场的争议吗?你不知道房屋买卖是被告的答辩吗?  书记员:你告我吧!  我:我敢告你吗?我写给院长一封信,就被你报复。 我不告你,让你把偷的手脚养老一点,量变会质变的,你不懂吗?让他们来抓你这法官小偷,让他们来告你,把你法官的制服扒下来。   书记员:(他转换话题)对一审判决服不?  我:不服  书记员:上不上诉?  我:要上诉。   我看他在笔录上记着什么,记完。   书记员:签字  我:不签。

  书记员:不签的法律后果你自行负责。

  我:什么法律后果?我不懂,给我说说。   书记员:什么法律后果,你签字不签字是一样的结果,邮寄送达给你是一样的结果。

  哦,我想起了,这就是法律的强制力。

没有办法,我只好签了。

  把判决书的本院认为打开一看,【原告要求统一开业】这一下我真的生气了,但是语调还是很轻。

  我:我好久要求被告统一开业的?明明是要求解除协议。

好哇,原本我不打算告你的,这下我要告你了,你把我的诉求也偷换了。

我拿回去慢慢研究,我到要看你们又是怎么偷换的?一定要研究出来。   拿起判决书走了,走时,对他说:你记住,你把我的案子偷换了,反而栽赃我是被告赖账答辩的房屋买卖五案原告,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,跑得了和尚还跑得了庙吗?我要告你。   我拿起这份名字是我的案子却不是我的判决书走出了法院。